回憶當初的運動初衷、然後未完待續_上篇

分類: 我的運動之路

比較認真運動的時間算起來…大概也就從2020開完刀後開始…
而開始動年頭想開始運動則可以回推大約兩年左右、大約是2018年某一天吧?
正確時間不太記得了、去查證這個時間點也比較沒意思,
總之、我希望自己的運動之路可以一直都是未完待續的繼續延展下去,
直到回去的那一天。

大致回憶來說、一開始有兩大方向,
開始時是滑板、後來變成去健身房。
會開始玩滑板跟工作有關,
因為勞工政策開始有了明確的七休一制度、所以我禮拜天終於可以不用上班了?
已經忘記為什麼會選擇滑板作為運動選項?也許是看起來很帥氣?
當時興沖沖的到專賣店買了一張滑板、還參加了禮拜天的付費滑板課程,
那時候全部都是小朋友在學…最小的大概幼稚園中班?最大的也才國中二年級…
大人都是來陪練的、只有我這個大叔…是親身下場來摔的…Orz
就這樣一個禮拜上一次課、印象中大概學了7、8次左右…
然後…時序漸漸進入夏天?
原本是周日上午9點在極限運動場上課,
因為太陽越來越猛烈的關係、所以教練某一次開始後就把時間改為禮拜六下午五點上課…
然後…因為我禮拜六仍然還是要上班…所以就沒有然後了…Orz
除了時間不好配合外,
也感覺我的運動神經似乎真的並沒有很發達?
那些小朋友一試就會的動作、我則是一試就摔…
說是去練滑板、其實是去練習怎麼樣跟地球接吻的…
那時候全身上下總是會有那理大大小小都帶了點傷,
滑板被歸類為極限運動、是真的有其風險性的。
玩滑板要不受傷、我覺得真的很難…
就我自己來說、最大的傷大概是左肩關節唇破裂開刀吧…
這個部分以後有機會再聊、滑板的部分我們就先在這邊告一個段落。

滑板因為教練課程時間變動的關係也就沒去上課、加上摔到後來有點摔怕了?
(當時接近45歲了、很多人都勸我選別的運動)
所以滑板這個運動大致上只剩下用嘴巴滑跟用眼睛滑?
不過依然還是有需要繼續運動的硬需求,
主要目的不意外的跟絕大多數人一樣都是瘦身;
那時候健身房已經如雨後春筍地冒出來、到處都有,感覺很潮;
那時我只是個肥宅,不但魯、而且廢。
(現在有比較不油了那麼一點、變成魯廢宅)
哪天突然想到、就突然跑去我家附近的健身房加入會員,
最主要原因是他很近而且又很便宜。
不過當時並沒有明確的目標要運動或是鮮明的健身述求?
現在回想起來就單純覺得很多人去健身房好像很潮那我要跟風一下這樣而已…
果不其然,
月費每個月都在繳、但一個月有時候還去不到3次?
然後就擺爛了…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禮拜若有上健身房超過2次…已經可以稱之為高標了…
幸好那間健身房月費不高、一開始時是788一個月(大概),
雖然擺爛、到也不算浪費太過?

回過頭來來談一下為什麼我會有瘦身的硬需求呢?
主要是我自己是呼吸中止症的患者、而且到睡眠中心就診後判定是重度患者。
(印象中睡眠檢查時血氧已經不到80%了)
簡單來說、就是我很有大機會睡一睡就回蘇州賣鴨蛋去了?
醫生給我三條路:第一開刀削骨切肉、其次是戴著陽壓呼吸器睡覺、都不想的話就是減重滅肉。
當時我因為工作遇到很多瓶頸與困難、很想藉著開刀來逃避工作一段時間,
但被我家母老虎很果斷的否決了。

手術價格不討論的話主要是因為她覺得開刀傷身,
而且醫生很明確指出即使用開刀治療來擴大呼吸道,
但後續若不進行體重管理、呼吸中止症仍有很高機率會復發。
那戴著陽壓呼吸器睡覺呢?
我申請試用過兩個品牌、一個是柯林(賣助聽器那個柯林)…另一個現在臨時想不起來…Orz
兩個都戴了並睡了一星期、然後…就沒有然後惹…
因為睡相太差,
本來戴在鼻子上睡覺的呼吸器、隔天早上都不知道跑哪去惹…
不過呼吸器有很正面的效果、戴著呼吸器睡覺的效果相當顯著,
儀器的數據上來看、呼吸中止的程度很明顯地從重度會變成中度的甚至降到輕度的範圍。
可惜…我睡相太差…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似乎也因為托了睡相太差的福,
所以才無可避免的面對了治療呼吸中止症最根本也最治本的一條路:減重。

當初我是去成大耳鼻喉科求診的、其實那個是睡眠障礙的門診,
再被人否了開刀這條路、與經歷了陽壓呼吸器助眠失敗後,
醫生說那你先減重看看有沒有效好了?減重真的沒成效的話我們再來討論開刀這個選項。
頓時間想藉著開刀逃避現實的我又燃起了熊熊炙熱的慾望
(並不是想治療呼吸中止症、單純想藉著開刀逃避人生而已)

那時候醫生說:減重要到有效改善呼吸中止症、依你的體態來說要減掉16Kg。
剎那間那個剛燃起的火苗瞬間結成的冰霜。
靠、醫生你在講幹話是不是?
醫生八成知道我內心的小劇場一定正在罵他,
所以他立刻接著說:我們先試試看兩個月能不能減掉三公斤。
E04、這還比較像人在說的話。我內心的小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然後他就幫我預約了成大家醫科的體重管理門診、也就此開始了我的運動歷程。

那時、我163公分90公斤。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