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病毒】大頭破病紀實之Day-2

分類: 建康唯有煩

從奇美急診室出院之後,老實說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因為從醫生的言談以及醫囑內容來看、腸病毒似乎其實也沒啥好擔心的?
沒打針、沒吊點滴、沒住進醫院、沒什麼特別處理,就叫我們批價後領藥就可以回家了;
認真思索回想一下、這還真是掛急診以來頭一次這麼輕鬆寫意…
回家後,把大頭跟老婆大人安置完畢、我就繼續上班去了。

一整個早上倒也相安無事,
最多只是被老婆大人突然打來的電話給嚇了一跳、以為腸病毒又出了什麼緊急病況?
還好只是打來交代說中午要買午餐回去孝敬她們兩個…虛驚一場…=_=
而中午回家觀看大頭的情況,
告非!精神好的跟什麼一樣!?
燒退了!也因為腸病毒須隔離一周、所以不用去幼稚園上課,
整個人根本就是樂翻天了…
Shit…是誰說腸病毒既可怕又危險的?
對照大頭旺盛的精神來看、根本是唬爛的吧?

老婆大人一整天忙著用消毒水拖地以及擦拭所有的玩具、忙著是滿頭大汗與疲憊不堪,
一旁的大頭則緊盯著yoyo電視台、還趁廣告時間到處破壞與幫倒忙,
於是…又搞的大頭娘更加的滿頭大汗與更加的疲憊不堪…
要不是想說這臭小子可能因為得腸病毒身體比較虛弱…早就吊起來開扁了…

到了晚上吃飯時間、大頭狀況開始有點怪怪的了;
因為從早上大約10點多睡醒到晚上7點左右這段時間、精神都非常的好,
都只顧著看電視與玩耍、所以都沒有睡午覺或是臥床休息之累的,
7點多開始有點倦怠的樣子、像是玩累了想睡覺的情況…
當下也不以為意,
吃完飯大約8點就把大頭趕到浴室洗澡、然後準備睡覺了。

然後、腸病毒先生(或是小姐)
就”開始”向我們正式打招呼了…囧

大頭洗完澡進了房間、這麼熱的天氣當然是開了冷氣來孝敬兒子的,
哪知道大頭一直用半開玩笑的語氣邊笑著邊嚷著說:『好冷…好冷…』
老婆大人就犯嘀咕了…拿出耳溫槍一量…
告非…又是嚇人的38.6度…

這次就不跟他囉嗦了,
飛奔到冰箱拿了兩樣退熱神器給老婆:
冰枕與肛門塞劑

雖然說是神器、但過程中大頭呼天搶地的大聲號哭也是免不了的副產品,
不過藉助塞劑的功效、體溫大約在1個多小時後逐漸回到較為正常的37度左右,
而大頭也在疲倦與不適當中、逐漸睡去;
不曉得是使用塞劑都會有這樣的結果?還是說這是大頭的特例?
在塞劑的使用過程中、我兒子一直持續的猛冒著汗!
不是些微的汗珠而已,
而是像剛做完劇烈運動那樣子整顆頭都冒著絲絲熱氣、還有斗大的汗珠娟流成河那樣子的冒汗!
誇張到不到半小時、大頭的枕頭都濕了一大片,
而他的頭髮也像是剛洗完頭那樣、也都是濕的!
相當誇張!

就這樣瞎弄了好久、時間又接近12點左右了,
為了怕半夜大頭又突然間燒起來、只好將手機鬧中設定成整點報時,
每隔一個小時我都得起床幫大頭量體溫…Orz
老實講…當父母的…真的只能咬牙撐過去了…T^T
既然做了這麼周全的準備、那應該可以稍微放心了吧?
很可惜、剛剛有說:腸病毒先生(或是小姐)已經”開始”跟我們打招呼了…
剛剛的發燒只是前菜而已…

大約在我躺平不到半小時左右、大頭開始啜泣了…(其實這時換我也想哭了)
聽到哭聲的第一個動作、彷彿被電擊一樣!
整個人突然驚醒,一把抓了耳溫槍、一手打開了床頭燈;
一量,咦?
怪了?還是37度左右而已?沒有比較燒?
那大頭是在啜泣三小…朋友?
抱起來稍做安撫之後、大頭又靜靜入睡了…
而我在把大頭放平之後、也立即躺平並開始打呼(根據某人的描述的確是如此)

又過了一下子…這次換鬧鐘響了…
老實講…有點想摔手機的衝動…
不過身為男人!LP捏著忍一下就過去了!
幫大頭量了一下體溫並蓋好棉被、我又躺平並打呼了(某人說我的打呼聲比大頭哭聲還擾人)

然後…又換大頭哭了…Orz
聽到大頭哭聲的同時…身為人父的我還是立即醒過來了…
只是…在這一晚、這樣的狀況大概整晚都在重複演出…T^T
大頭哭泣的原因這個時候我還不知道,
只是…整晚反覆搞了這麼多次…看見天色微亮的我…眼淚不禁快要潸然而出
這個時候假如大頭又再次哭泣、那大概就可以演出父子相擁而泣的戲碼了…T^T

大頭半夜哭器是有原因的,只是這個時候的我並不曉得那個原因是什麼?
但其實…醫生與護理師早已經告訴過我了…囧
奉勸大家千萬不要以為醫生的醫囑很簡潔就因此放心,
而護理師交付給給家屬的紙本注意事項一定也要認真詳讀;
醫囑之所以簡單扼要是因為醫生們已經看得太多、有點習以為常,
而紙本注意事項則是詳細列出腸病毒感染期間要注意與遵守的相關事項…

這天星期一、雖然這晚沒有在急診室待到天亮,
但我卻看到日出了…(但日環蝕是在昨天啊…T^T)



標籤: